首页 > 书库 > 《茶婚》查婚姻状态 完整版未删节 茶婚Mary

茶婚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茶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文钱员外,主角碧乔,莫去,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第五章左膀 *********** “当明有暗,当暗有明。口说如哑,眼见如盲。门外一条通驿路,朝朝暮暮有人行。” *********** “你让奴婢我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5 12:10: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茶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文钱员外,主角碧乔,莫去,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第五章左膀 *********** “当明有暗,当暗有明。口说如哑,眼见如盲。门外一条通驿路,朝朝暮暮有人行。” *********** “你让奴婢我

《茶婚》免费试读

第五章左膀

***********

“当明有暗,当暗有明。口说如哑,眼见如盲。门外一条通驿路,朝朝暮暮有人行。”

***********

“你让奴婢我怎么对得起主家?这事儿,我得劝了小姐万勿动这般念头……”碧乔心里乱成一团麻,往日素来有条不紊的她,语无伦次起来,不过其忠心一片,却是表露无遗。

唯Chun听得她一片责怪自己的话,也垂下头来,自己的法子既下乘,也确实有所疏忽了。这条道要是行不通,还能如何?“丹药与这个相冲,会有Xing命之忧?”

她无措地看向碧乔,碧乔意在说服小姐莫做出害老爷的事来,她当然也不敢肯定这两者就相冲了。就算不犯冲,但这巴仁霜的剂量怎么把握,她也没底,弄少了不起用,弄多了可也是要命的,就算不多不少,刚好让老爷闹肚子,可谁知会不会让老爷就此大病一场?

唯Chun见她不语,心里也发毛,暗骂自己蠢,真个无用得很,想出这法子来,确实坏了父亲身子,真有个好歹,自己会后悔死的。“我,我上回着你爹陪你过来,实乃……”

唯Chun出口便有些后悔,欲言又止。

碧乔“啊?”的一声抬头,惊讶地等着听她下文。“我爹?”

“事前我知晓你爹兴许会从屋上摔下来,那日着你归家,便是让你阻他莫去做活……”唯Chun说得含含糊糊,她不知提前世的事,碧乔会不会相信。

碧乔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姐,方才的那几句话,让她一时转不过弯来。“小姐提前知晓我爹会有难?才遣了我归家带他来?那……”她情不自禁地反复着小姐说的话,心里似明白又似茫然,念得两遍,一时惊住了:小姐是说,修屋要出事,她早就未卜先知?!

这,这……小姐如何知晓?

她脱口而出。

唯Chun蹙眉道:“不只是这一件事,还有……说了你也不会信的,算了。反正你爹这一难是躲过了。”

这些话听在碧乔耳里,却是惊雷,先是恍然大悟,再是惊讶不已。她仔细回想小姐这几日来的言行,想着小姐让自己归家,又莫名其妙让自家爹过来,却不做什么事,打发了回去,恰巧就避了难。小姐到底是真早预知,还是故意这么说的?她思来想去,只觉得小姐让自家爹来绝对是故意的,如此,小姐这是真正在救自家爹了。

小姐,能通神?她敬畏地看向唯Chun。

唯Chun满脸通红,摇头否认,欲待与她细说前世之事。

碧乔却在一旁自顾自地道:“那,那小姐如何知晓的?哦,是菩萨托的梦,梦里见到的么?”

唯Chun这下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吧。”心道,自己怎么没想到“托梦”一说,真正是身在局中,急于求成,反而误了事。

“那,小姐还梦到什么了?”碧乔想到这里,眼睁得大大的。

“梦里我记得你生日的次日,你爹摔下来伤重难治,半身不遂,而你一家因此亦用度极为拮据,生活日困,你隐忍未与我说,随后没多久,你娘为你定了一门亲事,你便从我家离开,嫁了人……”唯Chun回顾着上世这件往事,略低下头,哀伤不已。

碧乔听了这话,一哆嗦,吓得半死,颤声道:“这,这个梦,是梦,梦……”

唯Chun抬头盯着她,认真地道:“对,如今只是一个恶梦罢了。掉下来的不是你爹,你一家人的日子自然也就好过了。”

碧乔心里乱哄哄的,屏息定神后,细一想:这恶梦要是成了真,自家爹要真是摔伤了,家里的境况只怕比小姐形容得更惨。

旁的她都不敢想了,只这个念头动一动,就毛骨悚然,太可怕了。

小姐让爹来一趟,不仅是对自己爹爹有救命之恩,对自己更是有再造之德。她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则是如看神佛,似信又疑。“小姐,你,你是早就预料到我爹会出事,所以才特意让我归家找了他来,可是,你为何不直接与我说,我……”

“说了你便一定信了?就算你信,你又如何让你爹信,或者能让你爹避开了这场难?我让你说是我的意思,他无论如何必然会来,如此,那祸才免得……”

这些话,碧乔半句也反驳不得。自家父亲说一不二的牛鼻气,而且既然事先答应人家的事,必然会照办,也只有说是小姐有请,才能让他随了自己来苏宅。“可,可是小姐要是早点儿说了,那个人,那个人,兴许会避开了,也不至于……”

“你这是怪我了?梦里那事只发生在当日你爹身上,你爹不去,自然避过了,哪里晓得当日在他人身上也会发生?我当时只急着担心你与你爹了,也没法知晓是哪个人替你爹去接了这事。再说,就算晓得,我说与人知,人家怎会信得过我的话,没发生,谁也不会当作真。便是现下,你不也半信还疑吗?你自己扪心而问,这事要没发生,那天没人去屋上,我现下与你说这些,你会不会当成我是故意诅咒你爹?你可会认为是我帮了你父亲躲过这一难?”

唯Chun一步一步地提出问题,在碧乔父亲这事发生之前,这同样也是她自己心中的疑惑。人人皆说:命由天定,是祸躲不过。

可是,她则直觉地依据这一世,断腿的竟是自己而不是苏韵Chun,感觉有些事已然不如前世一般,她只觉事儿有转机,可也没法就完全肯定之后的事就一定会沿着原来的路在走或者又是如何改变的一个方向。

碧乔父亲避了祸,间接地证明了上一世的事情,只要自己努力,寻得根源,想出法子来,自然灾祸就免了。既如此,现下,家中一事,自然就要努力施为了。可偏生自己不良于行,更是身子发虚,动弹不得。只能倚仗一个身边信得过的人,且也有能力做到的人。

而这人,在这个时机点,却是碧乔。只因为这个时间点,她家会发生事,她能借此说服了碧乔,从而让她信服自己。更何况她本是自己贴身丫环,自己一言一行皆不可能全部避了她去。

碧乔被小姐反问得哑口无言。她想了再想,确实如此。这件事小姐只与自己讲起,晴明说是幸而小姐提起来让她父亲过来,要不然,“这难就落你们身上了。”如果小姐提前与自己说了,自己就算信了,自家爹也不会信。而且就算现下将小姐所言说与父亲知,让他来感谢小姐,只怕爹肯定也生气,他一定想着这祸既然是要应在他身上,他没去,结果让旁人替他受了难,他现下会如何想?

碧乔一想到这,就知自己是绝不能与父亲提起来的,这事只怕就成了小姐与自己两人知的了。她嗫嚅道:“奴婢不是怪小姐……”

唯Chun叹口气,道:“你也不要想太多,我并不是怨你。不瞒你说,我是拿你爹试了一次,才知前……前次梦里出现的事,真能躲得过。我寻思着,梦里发生的那些事,是不是皆可以避了开去?哦,你也晓得,我病中恶梦连连,实是吓怕了。”

小姐的这话,碧乔这下是没什么反对了,可是对着唯Chun的目光,一想到小姐让自己下药,她就又畏缩了。难道是小姐的恶梦中凶事与老爷有关?小姐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老爷要出大事?

碧乔再度惊愕,半响才说道:“小姐,你,你的意思是老爷这次出门,有大难?然后呢?”

唯Chun眼里含泪,道:“然后,然后事情没法说了……你爹大难不死,逃过一命,我也想救我爹一命,总之我家的事儿,兴亡,全在此一举。我现下腿动不了,眼前旁的人我又信不过,人家亦不会信我,我如今更是什么话儿都与你说了,你是帮我还是不帮?”

《茶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