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娇佞》娇宠卿卿 BG文 娇佞HE

娇佞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江亦柔,纪连宋的小说是《娇佞》,它的作者是柳怀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玲珑得了江亦柔应允,自当是事成,虽然极力忍着,那眉梢还是止不住地往上翘。她喜滋滋地推门出去,移着碎步,步伐轻快,待下到客栈二楼时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2 04:19: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江亦柔,纪连宋的小说是《娇佞》,它的作者是柳怀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玲珑得了江亦柔应允,自当是事成,虽然极力忍着,那眉梢还是止不住地往上翘。她喜滋滋地推门出去,移着碎步,步伐轻快,待下到客栈二楼时

《娇佞》免费试读

玲珑得了江亦柔应允,自当是事成,虽然极力忍着,那眉梢还是止不住地往上翘。她喜滋滋地推门出去,移着碎步,步伐轻快,待下到客栈二楼时已经是满面笑意。湖绿色轻纱的裙摆摇曳不停,如大片莲叶圈圈漾波,青碧似画。

兴奋之际,玲珑忽然感觉到一道灼灼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凝眸望去,那人倚在二楼窗户边上,一身粗衣麻布,粗眉细眼,面空黑亮鲜活,两眼炯炯地看着她,是那车夫黄轩。她脸一红,随即扭过头,羞颤地提起裙子径直往楼下跑了去。

客栈三楼,江亦柔眼见着玲珑离开,咔哒一声放下茶杯,出声赶人:“纪公子,麻烦你出去罢,我要歇息了。”

纪连宋从屏风后缓缓走出来,脸上带着浅笑:“夫人可真是贤良淑惠。”

这一回他称的是夫人,而非娘子,江亦柔从这一点不同之中觉出一分难言的险恶意味,面上仍是微微笑道:“哪里哪里。”

纪连宋肯定对那玲珑无意,她这回无异于做了个推手,把小娇娘往他那儿使劲推了一把,然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等着看热闹。

他走到她近前,凝目看她半晌,宽袖下的手指轻轻曲起,稍稍按捺住想要伸手掐她脖子的冲动,面上终是淡淡一笑,这一笑间,乌瞳璨璨,玉骨丰肌愈显,看得她一呆。

江亦柔望着他拂袖而去的翩然背影,握着茶杯痴呆了好一会儿,回过神不禁低骂了一声“妖孽”。

他们在客栈中只休息了半日便又坐上马车启程北上。

玲珑这会儿待纪连宋愈发殷切,先前下楼的时候,见他面色略微有些苍白,就频频伸手要扶他,包袱也想替他拿着,钱袋也想替他收着,甚至掏出一方绣着兰花的粉红色香帕意欲给他擦汗。

纪连宋不咸不淡地受着,说不上高兴,也谈不上不悦。

江亦柔一见他,脑海中浮现出他适才那个惊艳似鬼魅的笑,不由得端正了言行举止,不敢再随意说话。

哪知走到马车前的时候,纪连宋忽然步至近前扶住她手臂:“娘子,还是由为夫扶你上去罢——”轻飘飘的一句话几乎是贴在她耳边说的,语气温柔缱绻至极。

江亦柔肝胆一颤,正要婉言谢绝,乍见他似笑非笑又携带寒意的神色,立马闭上了半张的嘴,毫不迟疑地点下了头。

黄轩在一旁循玲珑的目光望过去,正见纪公子与其夫人的恩爱一幕,一刹那恰与身体前倾正欲上车的江亦柔目光撞上。四目相视间,江亦柔下意思对着他勾唇一笑,想的是人家一路替他们卖力不容易,总要给个笑脸感谢感谢。

黄轩脑袋一声嗡,闹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玲珑见车夫对着纪公子和纪夫人露出害羞之色,秀眉轻蹙,有些迷惑。

江亦柔头还没扭过来,忽然感到手上一痛,竟是被旁边这人重重捏了一下,当即回头怒目圆睁。那边纪连宋早已扭过了头,只伸手挑起了车帘,半推半扶地让她坐了进去,动作毫不客气。

江亦柔坐定后方才醒悟,自己明面上是他夫人,这一番与车夫眉来眼去,让人瞧见实在伤他颜面。想到此处,心底狠狠呸了一下,谁跟人眉来眼去了?!

这时纪连宋也已在马车内坐定,江亦柔斜眼去看他,见他垂着眼神色淡漠、不辨喜怒,不由得撇了撇嘴。

马车行了大半日,日色渐暗。

闭眼休憩已久的江亦柔被玲珑一声低呼惊得睁开了眼:“公子!”

纪连宋倚在马车壁上,俊美的面容苍白如纸,嘴角有一痕鲜艳的血色,淌在他白皙的脸上显得愈发触目惊心。

江亦柔一凛,蹙眉盯着他:“怎么回事?”

一旁玲珑闻言忍不住似责带怨地望了她一言,纪公子都吐血了,夫人见了不关心几句倒也罢,一开口却是这样冷冰冰的话?怪不得纪公子身子这样差,定是夫人太不上心的缘故。她抿了抿唇,目光毅然地朝着纪连宋递出自己的帕子。

纪连宋睨了一眼那方色泽鲜嫩香气扑鼻的帕子,并没有接,只对玲珑轻微地摇了摇头。

玲珑双眸一黯,收回了帕子。

“大概是戚风的余毒,不碍事。”他拭了拭嘴角的血迹,双唇异常红艳,平添妖治。

不待江亦柔说话,玲珑已瞪圆了眼掩嘴惊叫:“公子中毒了?”

马车猛地一摇,急速地停了下来。外边传来黄轩关切焦灼的声音:“公子,夫人,出什么事了?”

“黄大哥,公子中了毒,得赶紧去找大夫!”玲珑一张俏脸白得跟没有颜色似的,满面惊疑慌乱,这会儿也顾不得许多,只急得不行。

黄轩吓了一跳:“眼下离渡口还有两个时辰的路,公子可能忍一会儿?”

江亦柔掀起帘子往外一看,昏黄天色下是一片幽暗泛黄的原野,不远处有几亩单薄荒凉的田地,果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别说是医馆,就是寻常人家也难觅得。

她放下帘子瞧了一眼纪连宋有些难看的脸色:“黄大哥,我们在此地停一会儿,让公……咳咳,让夫君先喝口水歇一歇。”

“是。”

江亦柔掀了帘子要下马车,忽地臂上一热,回头见纪连宋拉着自己:“去哪里?”

“去找水回来,你等着便是。”

“我不用。”他语气冷淡。

江亦柔拂开他的手,瞪他:“都这样了就别充胖子了,我去去就来。”

纪连宋看她出去,转头望向玲珑,虚弱地笑了笑,有些无可奈何,放缓了声音道:“玲珑姑娘,可否麻烦你陪她一道过去?”

玲珑被他这一笑弄得晃神,半晌才呐呐应是,赶忙下了马车去追江亦柔。

浓郁的橙红色从天际喷薄而出,然后顺着云烟寂寂地四散,在远际化为乌有。江亦柔俯身取完水,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恍惚。

她八年未下过山,已好久未见如此奇艳瑰丽的晚霞。

《娇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