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枝碧玉》金枝欲孽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精彩内容 金枝碧玉免费下载

金枝碧玉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宋晓,谢流的小说是《金枝碧玉》,它的作者是青梅怀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宋晓果然在皇后处。 金枝要她借故告退,出来后却没有去看那什么花,却是着人引路通报,往承平宫而去。 方才见了“国父”,现在又见“**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2 12:16: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宋晓,谢流的小说是《金枝碧玉》,它的作者是青梅怀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宋晓果然在皇后处。 金枝要她借故告退,出来后却没有去看那什么花,却是着人引路通报,往承平宫而去。 方才见了“国父”,现在又见“**

《金枝碧玉》免费试读

宋晓果然在皇后处。

金枝要她借故告退,出来后却没有去看那什么花,却是着人引路通报,往承平宫而去。

方才见了“国父”,现在又见“**”,若不是还有心事沉甸甸地挂着,宋晓不能肯定自己会兴奋成什么样子。

皇后是位雍容华贵的女Xing,并没有多美丽,妆容也并不见多么精致,却自有一种威严气质,让人心生敬意。

宋晓看她面容,觉得她大概三十多岁。得空悄声问过金枝,不由吓一跳:“五十二?”

父皇今年五十九岁岁,母后是他发妻,自然是这个岁数。金枝的语气似乎有些羡慕:母后看得开,心中无事,自然老得慢。

宋晓不由很是憧憬这种“看得开,心中无事”的保养法:看皇后那脖子,那手,最容易暴露年龄的部位,居然还是细致光滑,连皱纹也不见一根。要是自己四十岁时还能像三十时岁的样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金枝没说错,皇后的确待她很好,听小内侍过来传话时便备下茶点,见礼后话虽不多,透出的关怀之意一点不少。

看来白雪公主遇到了一个好后妈。

不过,皇后既然是“发妻”,那应该是金枝她娘后进的门吧。到底谁是后妈啊……话说皇后有没有孩子呢?

皇后可不知宋晓在琢磨她的八卦,抿嘴笑道:“你这一来,我这边可热闹了。托你的福,又能吃上几道好菜。”

宋晓忙代金枝说道:“母后这是哪里的话?难道母后见了儿臣还不如见了菜高兴?”

皇后指着她笑道:“你也别扮委屈,倒说说,你自打出阁到今日,往我这承平宫来过几回?今日若不是皇上下旨,你怕还想不到我。”

“母后~~”

正说笑间,只听门外一声通报:“皇上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接驾。楼定石笑吟吟进来,道:“在说什么有趣的?进了院就听见你们在笑。”

宋晓将金枝的话学舌出来:“儿臣方才同母后说,好久没吃到宫里的菜品,今日可得吃足了才回去。”

“多大的人了,还嘴馋!”楼定石笑着拧拧她的脸:“既已见过你母后,便将这身换了吧,省得回头又抱怨说压得身上疼。”

宋晓喜出望外,大声应着,由宫女领到内室中去更衣。

临走前无意瞥到皇后的脸,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却看不出什么意味。不是羡慕,不是宠溺,更不是妒忌。似乎,只是一个笑而已。

宋晓一时若有所思,很快就丢到脑后。

换回常服果然轻快不少,至此宋晓之前所有的忐忑已经放下。她发现,金枝在皇帝皇后面前时,与自己平时的个Xing差不多,除开撒娇外,几乎一模一样。

怪不得金枝同自己合得来,原先还想怎么一个名副其实的金枝玉叶同一个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的小庶民竟然能处得不错,原来金枝娴雅的表面下也有这样活泼的一面。

如果她能有一个能将这一面为之展现的丈夫,该多好啊。

宋晓原本沮丧的心在亲身感受到皇帝对金枝的疼爱后又一点点回升起来。

希望还是很大嘛。她捧着饭碗,傻傻笑起来,正好落进楼定石眼中。

“灵儿,好好吃饭!”话虽是斥责的,语气中却是掩不住的笑意:“同父皇母后吃顿饭就将你乐成这个样子!”

傍晚,宋晓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皇帝皇后赐下不少东西,虽然要明日才送过来,虽然其实是送给金枝的,她依然有一种收到礼物后的感动满足。

想起婉拒掉的晚饭,她不由哀叹一声。

金枝已经很了解她的心思,解释道:日后还可以再去,你知道——

“我知道!宫里的规矩么,时辰到了就锁门,谁都不得出入。吃完饭肯定来不及回来,要是留宿在宫里不定又有什么变数——变数——”这个词怎么这么耳熟呢?宋晓百思不得其解。

金枝道:今日你与父皇相处得很好。

宋晓立即将心事丢开,笑道:“你吃醋啦?放心,他是你爹,赶明儿我回去了,你爱怎么撒娇都成。”说着说着,眼神不禁一黯。

你,是想起你父亲了么?

宋晓摇摇头,又点点头:“嗯,当时没想到……后来说起手的事,我才想起我爸爸,他的手也是一样的……他没有你父皇帅,也没有你父皇有钱有势,但他是天下最冬我的人。嗯,还有我妈。她最爱哭了,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对不起。

“哎呀,说多少次了,反正我就当免费出游一回。等回去后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算来还是我占了便宜。”

你对谁都是这么宽宏大量吗?

“当然不。”宋晓一本正经,“我只对美人温柔宽厚。”

你啊……

“说起来,我在某方面占了你很大便宜。”宋晓深思道:“这些天沐浴更衣什么的,我都将你看光多少回了?”

你——反正都是女子……

“哎,你不要我负责吗?”宋晓很遗憾:“以前我看的那些拉了人家小手,看见人家的脚就得对对方负责的故事,果然是假的啊。”

宋,晓。

“什么?”

我现在很想掐你。

“啊,等你先找出法子再说吧。”

一人咬牙,一人窃笑。

黄昏下,斜阳正好。华丽的马车,载着公主回家。

下车入府,停绿便迎上来嘘寒问暖,张罗着热汤洗面。宋晓拿出刚得的一个镯子,道:“我挑了这个,你看喜不喜欢?”

这支镯子是银质的,并不有多贵重,但造型奇特,三条小鱼相互追逐,首尾相连形成镯圈,浪花、鱼鳞皆细细可辨,十分活灵活现。

宋晓为昨日迁怒她一事十分愧疚,在宫中皇后拿出几样东西要她看时,她毫不犹豫挑了这个,心道多少算是对停绿的补偿。

停绿果然欢天喜地地收下,迫不及待地戴上,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把玩一阵才想起正事,忙道:“公主,驸马下午回来后说,今日还同您一道用晚膳。”

见她笑容略有僵意,又小心翼翼道:“公主?”

宋晓叹道:“知道了知道了,我洗把脸就去。”

如同昨日一样,谢流尘已在饭厅中等她。见她进门,起身笑道:“想来今日你也累了,我吩咐他们做了粥,先用些再去歇息。”

宋晓原本只道金枝今天是清醒的,会像在宫中一样,遇事都有提点。不料当下站了半日,也不见她说话,暗自纳闷。

眼见谢流尘一副温柔款款的架势,吃不准该如何应对,只好淡淡道:“驸马有心,本宫便不客气了。”

谢流尘似是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并不像昨天那样一言不合就冷下脸来,柔声道:“这是新来的厨子,清淡小菜最拿手,你且尝尝。”

宋晓等了又等,始终不见金枝发话,倒是谢流尘的做派温柔反常得让她毛骨悚然。反常即为妖,她简直要怀疑这是不是最后的晚餐。

那边厢谢流尘浑然不知她转的什么念头,依旧殷勤地一一介绍着:这道菜取了什么什么材,又经过怎样怎样的功夫,所以是很好很好的,来,尝一点——说完不忘往她碗中挟上一筷。

不多时,眼看那小巧的瓷碗就快装满了。

“我说,”宋晓终于忍无可忍:“驸马你平日不是这个样子,何必做出这副姿态?”

谢流尘迷茫道:“这样子不好吗?”

“好,很好。问题是你不是这种Xing子的人。”

“我……夫妻之间不该如此?“

宋晓很无力:“也不是所有夫妻都像这样。你本来就不是柔和的Xing子,勉强做来,我觉得别扭,你也不见得痛快。凡事不是讲究率Xing而为,顺心而发?你原来怎样,就继续怎样好了。”说着说着忽然醒悟过来:我这是在劝和呀!我明明是想帮金枝摆脱他重新开始的啊!!

谢流尘听着她一番话,心中一动,正想说话,又见她面上阴晴不定,忙道:“金枝?”

“食不言,寝不语。”宋晓板起脸,盛一碗粥喝起来。

我什么都不说,这总没问题了吧?

谢流尘不明所以,见她动筷,也跟着吃起来。

于是像昨天一样,沉默的晚餐在双方有礼貌的互道晚安各自离去中结束。

《金枝碧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