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盲君我疼你》盲君我疼你 txt下载 无广告 盲君我疼你小说TXT

盲君我疼你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凤严肃,凤非鸾的小说是《盲君我疼你》,它的作者是风染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听见凤非鸾的声音凤严肃终于开始回神,空洞的双眼开始有了焦距,然后……眉头一皱,嘴角开始抽搐:“呜呜呜,鸾儿,你姐姐那个没良心的死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5 04:20: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凤严肃,凤非鸾的小说是《盲君我疼你》,它的作者是风染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听见凤非鸾的声音凤严肃终于开始回神,空洞的双眼开始有了焦距,然后……眉头一皱,嘴角开始抽搐:“呜呜呜,鸾儿,你姐姐那个没良心的死

《盲君我疼你》免费试读

听见凤非鸾的声音凤严肃终于开始回神,空洞的双眼开始有了焦距,然后……眉头一皱,嘴角开始抽搐:“呜呜呜,鸾儿,你姐姐那个没良心的死丫头居然抛下咱们爷俩独自逃命去了!”

“老爹,那叫逃婚不叫逃命。”看完那张白纸上的“关切”和“祝福”凤非鸾认真的纠正她爹的用词,然后潇洒的挥挥手,那雪白的纸片继续了它的飞行之旅,而她则转身跨步前行不带走半片云彩。

本还打算装可怜博取二女儿同情的凤严肃一见凤非鸾要离开,连忙收起眼泪追上去:“鸾儿你去做什么?”

凤非鸾一脸不解的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老爹:“除了吃早饭还能做什么?老爹,如果你不吃我就先过去了,吴婶说今天会做酒酿圆子。”

“酒酿圆子!”凤严肃眼中一阵精光,不过下一刻又黯淡了下来:“死丫头,还吃什么吃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姐姐做什么去了!”

呜呜呜,抗旨啊,那可是要掉脑袋的,脑袋都没了还吃什么啊?

“知道啊!刚刚不是才跟你说了凤非烟逃婚去了吗?你怎么还问啊?难道你没有看她留的信?”

他明明比她先来怎么会没看到呢?

“你既然知道你还想着吃?”她到底有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项上人头已经摇摇欲坠了啊!

“为什么不吃啊?”凤非鸾娥眉一蹙,想不通凤非烟逃婚与她吃不吃饭有什么关系。“反正她迟早都是要走的,为什么她走了我就不能吃饭?”

“迟早都要走……什么意思?”难道说是她们串通好的?

凤非鸾掀掀眼皮子,头疼的揉揉额角:“老爹,你太不了解你闺女儿了,你觉得她可能乖乖的待在闺房里等着俊王府的花轿来接她吗?就算今天没溜,大婚之前她肯定会溜的。”

“呃……”好像是不会……

“好了,老爹,反正凤非烟已经走了,你就是哭死她也不见得会回来,所以,咱们还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至于大婚的事,不是还有十多天吗?不急,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凤非鸾拍拍自家老爹的肩膀说的风轻云淡。

就算到时候真的要砍头,也要趁着现在吃饱喝足玩遍临汾城才不枉此生!

“若是不直呢?”

“呃……这个……”凤非鸾一愣,随即咧开嘴角:“跳下船游过去就好,行了,老爹,你自己决定跳还是不跳,我先去吃饭,好饿……”

说完,猫着身子一手捂住肚子一副饿了半个月的模样开始朝前厅飘荡。

“老爷,给。”

一直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喜儿从一旁走到一脸呆愣的凤严肃身旁,把那不知道何时到手的书信小心翼翼的递到他眼前。

凤严肃挪会目送凤非鸾的目光,颤巍巍的接过书信,看到那一行行无情的字眼,只觉得前途无‘亮’,心中一凉哀从中而生:“喜儿,你说老爷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怎么生出这么两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一见凤严肃如此模样,喜儿眉头一皱心生警惕,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干笑道:“老爷是好人,也是好官怎么会造孽呢?大小姐和二小姐心中定然是惦记这您老人家的,您就别操心了,二小姐说的对,船到桥头自然直,实在不直咱们骑马坐轿不坐船就是了……老爷,你也累了,赶紧吃饭去吧!喜儿还有一大堆的活儿要干呢,就不陪您说话了!”

话音一落利落的转身,只是……

“站住!”

抬起的脚僵在半空中,喜儿侧过脑袋,傻笑道:“老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凤严肃在椅上坐下。“喜儿啊,你进府的迟,不知道老爷我当初是怎么一把屎一把尿,眼泪合着鼻涕把她们姐妹俩拉扯大的,她们的娘出的早,我又怕后娘对她们不好,说什么也不敢续弦,那时候……”

喜儿欲哭无泪,她是进府的迟没错,可是这些事情她已经听了不下三十遍,每次只要两位小姐一折腾,她们家老爷就会怕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说上一遍,逮着谁就跟谁说,而这一说,少说也要上两个时辰,早知道如此,她把信交出去就应该有多远溜多远,两个时辰啊……

“呜呜呜……喜儿啊,你说老爷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辛苦了大半辈子还没来得及享享福就被那丫头害死了,她倒是溜的及时,也想想我这个老弱病残的老爹十多天后拿什么去跟俊王爷成亲……呜呜呜……老天啊,难道你真的想要了我凤严肃的命吗?呜呜呜……”

凤严肃老泪纵横,举头问苍天哭的是好不凄惨。

坐在一旁的喜儿,一手撑在矮几上,双眼迷蒙小脑袋不断的摇晃着,半梦半醒见听见凤严肃凄厉的嗓音,迷迷糊糊道:“让二小姐去跟俊王爷成亲就好。”那样就万事大吉,老爷不用哀愁,她也不用在这里接受我佛讲经了。

“呃……喜儿,你说什么?”

凤严肃收起眼泪又问了一遍,他好像听到喜儿提了个什么建议。

“让二小姐嫁给……”下巴从手心滑落脑袋重重的点了下,睡意去了一大半,昏沉的脑袋也逐步开始清醒……

她刚刚说了什么?二小姐……二小姐……让二小姐跟俊王爷……成……亲!

恍然间说出的话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喜儿突地站起来,双目圆睁就连心跳也慢下来半拍。她家二小姐看似慵懒毫无杀伤力,可是她却十分清楚,这不过是因为没人有触犯她的底线,若是真正的惹到她……她已经可以预料到她说的这句话若是传进她家二小姐的耳朵里她会死的多么凄惨……

“喜儿?”凤严肃不解的看着话说到一半就只顾着自己变脸的丫头,双手在她眼前晃动着,见她已经没反应,便双手叉腰酿足中气:“喜儿!”

“啊!”喜儿一声惊叫连连挑开,哀怨的看着凤严肃:“老爷什么事啊?这么大声喜儿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谁让你说话只说一半的。”凤严肃咂咂嘴,把自己的过错推得干干净净,径自坐回椅上:“说吧,刚刚你说把二小姐嫁给谁啊?”

《盲君我疼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