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江山为聘 爱妃别走txt 冰山攻 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BI

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是素小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罗,郑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大铭朝宏嘉十二年五月十二日,西南崇阳府东部的锦官城城东的千丝坊。 露水还未褪尽,小金子正在院中绕着一捆白花花的丝线在理,一抬头便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6 12:13: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是素小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罗,郑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大铭朝宏嘉十二年五月十二日,西南崇阳府东部的锦官城城东的千丝坊。 露水还未褪尽,小金子正在院中绕着一捆白花花的丝线在理,一抬头便

《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免费试读

大铭朝宏嘉十二年五月十二日,西南崇阳府东部的锦官城城东的千丝坊。

露水还未褪尽,小金子正在院中绕着一捆白花花的丝线在理,一抬头便见夏怛罗拎着裙角风也似的冲进了账房,她忙丢下手中的活计跟了进去。

“阿罗姐,出什么事了?”

帐房书桌前夏怛罗铺开一张宣纸,兀自沉思不语。

小金子也不以为意,走过去将菱花窗推开,便站到了她的身侧准备给她磨墨。

夏怛罗突然抬头问道:“乐心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小金子正手握一桃形砚滴往砚台里注了清水,听到她问话,脸上忿忿的拿着紫砂做的砚滴就要往砚沿上敲下去。

夏怛罗眼疾手快,从她手中一把抢下自己的心爱之物,瞥了她一眼轻责道:“乐心又怎么你了?”

小金子手中一空,搓着手啐了一口道:“别跟我提他,正一肚子火没处撒呢。”

“说吧,他又怎么欺负你了?”

小金子抓着衣袖取了松墨打圈磨着,嘴却是撅得老高:“还不是你让我去那种地方,近来伊人馆生意大不如前,一直伺候他的莳烟管着好几位公子,总是顾不到他,,见我过去了便使唤着使唤那的,还让我给他洗衣服,洗衣服也就罢了,我小金子什么苦没吃过,可是也不能让一个黄花闺女替那种人洗亵裤吧,阿罗姐,你怎么老跟与这种人来往,这锦城里人都说。”

夏怛罗憋着笑,打断她问道:“牺牲这么大,打听到什么消息啊?”

近年来锦官城收购西锦的行商少了,加上各家商行的生意惨淡,上楚楼艳馆寻乐的人便少了不少,伊人馆为了节省开支,刚清退了一批上了年纪的小倌和侍从杂役,乐心虽年纪大点,但模样体态同十六七的稚子一般,无多大变化,倒还有几位恩客常****来找他,他便也就留了下来,只是终究受战乱影响,人人自危下,待遇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谁说我牺牲了,我才没有任何牺牲,阿罗姐不会认为我真的给那个兔……那个人洗亵裤了吧?我可是……”小金子似乎想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缩着脖子抖了抖,见夏怛罗表情不悦,忙凑近了夏怛罗的耳边轻声说道:“听说禹州已经失陷了。”

“禹州失陷了?”夏怛罗一咯噔,瞪着一双杏核眼,向金子确认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禹州锦官城相距不过两百里之远,若真是失陷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

而且陈敏奉命监军主持剿匪,同县丞范丛熹在锦官城是游山玩水莺歌燕舞,可不见丝毫的兵临城下的紧迫之感,更不见城卫营游峰有任何的备战之举。

“消息确切?”周身冷意骤起,直觉却告诉夏怛罗禹州是真的落入董成手中了。

小金子忙不迭的点头:“千真万确!乐心说是营门里的人告诉他的,还让他要走就趁早走呢!”

“那马将军呢,不是说马将军已经赶去增援禹州了吗?”夏怛罗怀着一丝希望问道。

“马将军去晚了一步,听说是范大人故意拖延着迟迟。”小金子在她耳边低声道。

夏怛罗“嘘”的一声捂住了她的嘴,责道:“这种话能不听便不要听,听到了就香到肚子里去,可不能到外面说去!”

小金子忙不迭的点头应是。

禹州若真的失陷,通往大凉山和阳羡的路定是被流寇占了,古南丰还好说,他聪敏过人就算遭遇到了危险也有能力自保,圆子可就不同了,呆头呆脑的又带着从凉山收来的货,这样的一行人实在太过引人注意了,这木头小子也不知道懂不懂得见势不妙要躲起来避过风头再说。

如此一来,写信联系古南丰可就有些难了。

夏怛罗正低头望着桌上那张空白的宣纸出神,小金子在一旁推了推她的手肘,轻声道:“还听说,营门里有人闹事,匡把总带了一队人马投靠翠屏山去了。阿罗姐,咱们要不要走?”

“走?走去哪儿?”难道去翠屏山?夏怛罗若有所思间反问道。

“反正阿罗姐去哪儿金子就去哪儿!”

夏怛罗见到小金子那副慷慨之色,忍不住笑了笑,天地虽大却哪里有半片净土,就连京城如今也不太平,她能走去哪里?

“营门里走了多少人知道吗?”夏怛罗手勾着那支紫毫不动,眼却盯着那池沉黑的墨水,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总有上千人了吧,城卫营一营的人走了四成,乐心说因为范大人克扣了军饷。我不说了,你又该骂我了。”小金子话说了半截,突然想起方才夏怛罗教训的话,忙捂住自己的嘴满腹委屈的说道。

笔杆在头上敲了一下,夏怛罗叹道:“你呀,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偏又说了,游大人没有派人去追?”

小金子摸着头上被敲过的地方摇头道:“很奇怪不是,出了这种事游大人竟然不追不问,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一样!”

“游大人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别想了,赶紧做饭去!”

小金子突然一拍后脑,一扫方才的怒气和忧色笑道:“这一说我还给忘了,方才谭爷爷过来了,让去他家吃午饭呢,小沅姐先过去帮忙了。”

汤婆谭公家就在千丝坊后面的巷子里,不过两个房间一间厨房,简单而干净,像极了这对中年丧子的老夫妻,菜色也简单,因早上郑沅送来的那篮子鲜菌,此时上桌的除了一味白菜,剩下的便都是菌子,油淋的肉炒的还有煨着鸡汤的,虽说五月菌子正当时,换着花样做出来也不会让锦官城的人觉得腻味,五个人将桌上的菜吃了个底朝天,走的时候小金子还是托着肚子走的。

郑沅拉着迈不动步子的小金子跟在夏怛罗的身后慢慢从巷子里出来,还未到东街上,便听到街上喧声一片,得得的马蹄声格外清脆响亮。

夏怛罗提着裙子便往巷口跑去。

“阿罗姐?”小金子惊呼了一声,只得拉着郑沅追了上去。

此时的长街已经挤满了人,都是闻讯而来瞻仰威震天下的白杆军的风采的。

三人挤在巷口的人群里,看到白马白甲的一队人马押着数十名身着大铭蓝色军袍的人穿过城门,正往西街而去。

铁蹄踏在青石板的街道上,如心跳一般有力。

“哪个是马将军?”身旁刘家大娘歪头问道。

夏怛罗便踮起脚尖往那队人马里搜寻,除了前面一个白甲戴了一顶红缨的头盔外,队伍里还一人穿的是一身白袍并未着甲,若不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

队首将军模样的人脸上带着一个白底红纹的眼罩遮住了左眼,右眼细长,坚毅的眼神注视着前方目不斜视。

而身后那未着甲的白袍男子却是眉目温润,一脸笑意如三月Chun花,让人禁不住要多看两眼。

夏怛罗却是心头一颤,只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去。

章节在线阅读

《山河为聘:爱妃请赐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