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金枝碧玉》金枝玉叶 五 话分两头 金枝碧玉BL

《金枝碧玉》金枝玉叶 五 话分两头 金枝碧玉BL

发布时间:2019-11-02 12:18: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青梅怀袖 状态:已完结

《金枝碧玉》由网络作家青梅怀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宋晓,谢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对一个二十三年一直过着唯物主义生活,受到唯物主义教育的人来说,所谓法术,向来只在各种幻想小说中为枯燥的生活加以点缀。许多作者耗费

>>>《金枝碧玉》在线阅读<<<

《金枝碧玉免费试读


对一个二十三年一直过着唯物主义生活,受到唯物主义教育的人来说,所谓法术,向来只在各种幻想小说中为枯燥的生活加以点缀。许多作者耗费心血编织出一个个奇妙的世界,读之仿佛历历在目,鲜活的气息扑面而来,实际只是书中、电子屏幕上咫尺天涯的存在。

艰难晦涩的文字由金枝以轻柔的嗓音娓娓道来,逐一解释成浅显的话语。但听在宋晓耳中,却犹如奇幻小说的设定一般,听上去很有道理,但谁会相信?

……所以,这段也可以说,万物自有相通的灵Xing,只需找出能交汇的那一点,转化便在一念之间。

“啊,倒有些像庄子的话。”

庄子?

“我们那边很有名的一个哲人,将哲学书写得汪洋恣意,于是我们国家就有个有趣的现象:一方面自称有身份有教养的人都要按一本《礼记》来刻板地生活,一方面又很称许文人的狂放不羁。”宋晓侃侃而谈。

是吗。

宋晓沉默一会儿,说:“这是我第几次讲无关的废话了?”

你怎么这样想?你同我说起家乡的事物,我也听得很高兴,这怎么是废话呢?

“事实上,我真的——”宋晓组织一下语言,斟酌着慢慢说道:“我还是无法接受……不,我表面接受了,但我心中是不相信的。所以,你说话时,我一直在抗拒,我不想听,我不想承认,我总觉得一旦承认,这件麻烦事就更大、更加无法摆脱。”她捂住脸道:“到现在还想逃避现实……我真是没用。”

金枝轻声说:驟逢如此巨变,你心中混乱也是难免。

“难免……但必须要免啊。我没有谁可以依靠,对这边我完全陌生,我的牵挂我的亲人全都在我无法碰触的地方,我必须要想办法回去,但是……但是……我偏偏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简单说,就是没有安全感。突然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许多人都会不安,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融入这里的人群,适应这里的生活结构,这种不安便会消失。但一开始,失眠的夜晚,食不下咽的三餐,焦虑的情绪,紧绷的神经……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何况宋晓的到来并不是自愿,完全不在她的思考范围之内。在异地求学时,想家了可以打电话回去向家人撒娇。可是在这里,她被悬在空中,力所能及之处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腰间的绳索太过脆弱,让她时刻担心会断开。

这种情况下,宋晓虽然竭力向好的方面努力,时不时苦中作乐自嘲一下,但她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还没炼出足够坚韧的神经和处惊不变的能力。

金枝隐约知道结症在哪里,但她自己尚于困境中不能解脱,并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安抚宋晓。歉疚与郁结的心事让她无法说出更多的安慰,只低声道:你放心,想尽一切方法,我送你回去。

宋晓犹如溺水之人抓住偶遇的浮木,再不肯放手:“你做得到?”

我会尽力,尽全力。我想,以我的身份,一定要做一件事,应该是没有做不成的。

如此说着,金枝自己也觉得随着这一番有力的话语,一种新奇的东西在心中慢慢升腾。长久沉郁的心情似乎也有所好转。

宋晓听到她的保证,低暗的心情也逐渐回升。

方才凝重的空气轻快不少,宋晓微微一笑,说道:“没有身体还真是不方便,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我一定要抱抱你。”

抱我?

金枝的声音十分惊异,宋晓想她一定是脸红了,只可惜自己看不见。想像着美人双颊染晕的模样,宋晓心情完全恢复:“对,直把你抱得喘不过气!”

朱雀街是帝都贵人常去的所在,街宽可容五辆马车并驾而过,整齐的石板砌得严丝密缝,连青草的种子也飞不进去。

东边的多景楼如同往常一样,一楼客似云来,伙计迎来送往,殷勤招呼。往二楼纱屏隔出的雅间去,声音便小了许多,这一层客人不少,但人们像约好似的,皆是轻声细语,走路的人也将脚步放得很轻。

三楼又比二楼更安静,棋子落盘声,浅浅的呼吸声听得一清二楚,偶尔临街的窗户飘进一两句已经辨不明的话语,更显得此间幽静。

三楼并没有隔开,宽敞的楼阁中,只设有一套桌椅,四壁墙上错落挂了几幅山水题字,两道相对的窗牖只在下雨时关上。今日天气正好,若走到窗前眺望,自东首这道,能将半个帝都的繁华尽收眼底;向西边那扇,满是日光下宫城中耀眼的金黄琉璃瓦。

王砚之落下一子,取过茶盏,起身临窗而眺,道:“这皇宫重修后比原来气派许多。”

谢流尘没好气道:“观棋不语真君子!”

“在下正与你手谈,并未观棋。”

谢流尘语塞,牙痒痒又无可奈何:“我居然答应同你下棋!”

“韶飞,然诺重于Xing命,这还是你告诉我的。”

本想推盘而起的谢流尘如同被无形的手按住,又坐回去:“不过一盘棋,有那么严重?”突地心中一动,拈起一子,棋落有声。

“该你了。”谢流尘笑得十分愉快。

王砚之一看棋盘,无语。

本来他的连环劫困住谢流尘一条大龙,偏不急着动手,就是指望谢流尘能硬扛到底,让他多戏弄一阵。谁想谢流尘今日突然聪明了,一招下去干脆堵死自己的气眼,痛快认输。

这让王砚之十分不满:“你答应今日陪我下棋!”

谢流尘暗暗好笑,这位知交杀遍帝都无对手,又有好作弄人的怪癖,明明半个时辰就可将对方杀败,偏偏要一拖再拖,让对方以为自己尚有余地,百宝尽出,最后败得更加沮丧。于是近来众人少有愿与他下棋。今日自己也是一时口快,顺口竟答应了,现在不干脆了结,还待何时?

遂说:“好了好了,你回家自己打谱去。今日我找你可有正事。”

王砚之将手中折扇在修长的指间转来转去,道:“成日不务正业的小候爷也有正事?莫不是我失聪了?”

“行端,”谢流尘正色道:“我找你几次,都说你在看书,难道你真准备考他楼家这个状元不成?”

王砚之停下手中动作,淡淡道:“你说呢?”

谢流尘目光惊疑不定:“你家那位同意?”

“你倒长进,我原以为你会先跳起来同我大吵一顿才问。”王砚之笑道:“你家那位没同你说起?”

谢流尘道:“别打岔!你快说这是为什么!”

“宫中那位既然决定开科取士,想来是欲将我士族权势缓缓削减。若到那时才想法子,未免太迟。凡医者,医人于未患之时。韶飞,你明白吗?”

谢流尘皱眉半日,才对那微笑着看他伤脑筋的人说道:“你的意思,既然他开科取士,你就光明正大去考,考上了不怕他食言?”

王砚之以扇击掌,笑道:“孺子可教,几日不见,你倒长进了。真不是你家那位提点?”

谢流尘得了王砚之嘉许,原本颇为得意,听到后面那句,想起烦心事,脸色顿时沉下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同他一见就吵。”

“哎呀,百善孝为先,谢兄家学渊源,竟连这个也忘了?”见他仍是板着脸,不由敛去玩笑之色,道:“父子无隔宿之仇,你还真从此不进谢府的门?”

谢流尘道:“若那位公主供在你家中,你还会说这种话?”

王家与谢家同在五大世族之列,几家的孩子从小便有交情,王家与谢家又是姻亲,他与谢流尘是表兄弟,更兼知交好友,彼此都知根知底。当即问道:“也快一年了,你竟还未想通?”

谢流尘冷哼一声,道:“当初既是她求那姓楼的连下三道圣旨让我娶她进门,如今就别后悔。”

王砚之抚额道:“韶飞,注意你的用词。那可是皇上。”

“皇上又怎的?当日若无我们五族,他老子至死还是个将军!如今以为坐稳了,就想踢开我们?老子忘恩负义,生下的女儿也是不知礼仪!”

“一个弱女子,待她好些又会怎样?”王砚之摇摇头:“将就些,双方面上都好看。”

谢流尘冷笑道:“你若怜香惜玉,那你领了她去,如何?”

“才说你长进,又发起疯来。”王砚之道:“不说别的,如今朝中这种局势,你再同家里赌气,难保最后两面不是人。”见谢流尘一脸不以为然,只得解释道:“旁人会以为,你为了公主同我们对峙;而皇上会记恨你冷落他最心爱的女儿。”

谢流尘惊道:“我娶老婆不能如意也罢了,还要我违了Xing子去对她好?”

王砚之满意地看他神情变化,悠然道:“世族子弟,不都是如此?听说她对你情深意重,不比双方都假惺惺来的好?”

金枝碧玉

金枝碧玉

作者:青梅怀袖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金枝碧玉》由网络作家青梅怀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宋晓,谢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对一个二十三年一直过着唯物主义生活,受到唯物主义教育的人来说,所谓法术,向来只在各种幻想小说中为枯燥的生活加以点缀。许多作者耗费

小说详情